馬斯克正式入主,推特會成為“自由的地獄”嗎?
2022-10-28 15:12 推特 馬斯克

2馬斯克正式入主,推特會成為“自由的地獄”嗎?

來源:字母榜(ID:wujicaijing)

推特正式姓“馬”了。

北京時間10月28日(美東時間10月27日晚),彭博社報道,馬斯克已經正式完成440億美元收購推特的交易。

另據消息人士,推特CEO帕拉格·阿格拉瓦爾(Parag Agrawal)和CFO奈德·西格爾(Ned Segal)已經離開了舊金山的總部。

過去一周,馬斯克一直在為最后的收購奔走,以在特拉華州法院給出的最后期限10月28日前完成這筆交易。此外,他也已經通過各種方式做了“預熱”——包括將自己的推特資料改成“首席傻瓜(Chief Twit)”、抱著一個水槽去舊金山總部辦公室“散德性”。

在收購完成的這天早晨,馬斯克還在推特上發了一封《告推特廣告主書》,信中說明了自己買下推特的動機:“我這么做不是為了賺很多錢,我這么做是為了幫助我愛的人類。”

如今,馬斯克踩點接手推特,成為了這家公司的新老板。

然后呢?

01

為馬斯克這筆440億美元交易出錢的,有銀行、機構,也有個人,甚至包括馬斯克自己都出售了不少特斯拉的股票。而在交易完成后,這次金額巨大的融資的影響還將持續。

今年4月,馬斯克曾宣布為交易籌措了465億美元,其中包括來自摩根士丹利(Morgan Stanley)等銀行和其他未具名金融機構的兩份債務承擔書(一份130億美元,另一份125億美元,后者后來降至62.5億美元)。

馬斯克本人也承諾出資約210億美元的股權為這筆交易提供資金,隨后又從甲骨文創始人拉里·埃里森(Larry Ellison))加密貨幣公司幣安等投資者那里籌集了70億美元的股權。

經過半年來馬斯克和推特之間的拉扯,最終的融資具體有誰退出又有誰加入尚不清楚,目前可以確定的是銀行兌現了承諾——摩根士丹利、美國銀行和巴克萊等7家銀行日前據報道已經準備好130億美金的借款,其中包括65億美元的杠桿貸款和60億美元的垃圾債務,外加5億美元特殊類型貸款。

根據美國媒體Business Insider的報道,4月馬斯克宣布要收購推特,各方都很感興趣,尤其是華爾街。其中的原因并非推特,而是馬斯克本人。他擁有市值7000億美元的特斯拉,并積極參與資本市場。他還擁有SpaceX公司,其估值在去年高達1000億美元,未來可能上市。就連被外界視為馬斯克最不成功的無聊公司(The Boring Company)的市值也超過了50億美元。

“每個人都想和馬斯克做生意。”阿格斯研究公司(Argus Research)的金融研究主管斯蒂芬•比格爾(Stephen Biggar)表示。“為了達成下一筆交易,他們(銀行)可能不得不在一些先前的融資承諾上承擔損失,這可能有利可圖,比如下一筆交易,或者如果他(馬斯克)將推特私有化再重新上市。”

當馬斯克“作妖”數月之后再次要收購推特,對于銀行來說,這筆買賣本身更具風險了。不僅推特的業務進一步惡化,而且馬斯克對推特抱有的愿景未經檢驗,他可能疏遠廣告商,從而影響公司未來的收入。

更重要的是,就像任何大型收購一樣,銀行都會出售債務,以擺脫賬面上的困境。但投資者已經失去了對杠桿貸款等風險較高債務的興趣,這些債務受到全球快速加息、對經濟衰退的擔憂以及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導致的市場波動的影響。

現在這筆440億美元的交易——與馬斯克4月份提出的金額相同——成本可能要高得多。但此時銀行就算想退出,也因為缺乏退出的法律依據(馬斯克甚至可以發起訴訟)而難以走回頭路。

知情人士稱,馬斯克承諾在交易完成后幫助銀行推銷債務。在正常的收購交易中,銀行、買方和公司管理層會一起與投資者進行電話會議,出售債務并推銷業務。但最初的債務承諾書中規定,馬斯克一方在交易結束后最多只在30天內提供幫助,且最多只參加兩個小時的投資者會議。

換句話說,這筆交易至少讓7家銀行蒙受著損失,并且未來還要持續處理這筆債務,而馬斯克則將暫時化身“推銷員”,幫助他們出售債務。

另一方面,老板想買新公司,特斯拉也中了槍。

馬斯克自己為了這筆交易,今年一直在出售特斯拉的股票,已知的已有150億美元——4月賣了85億美元,8月又賣了69億美元。特斯拉的股價下跌約4成,市值縮水1000億美元。

而美國投行Wedbush分析師則在一份10月底的最新報告中稱,為了完成收購,馬斯克近日可能還要被迫出售50億到100億美元的特斯拉股票。

可以預見的是,交易完成后,兩家公司的股價相關性還將顯著增加,纏纏繞繞,互相影響。

02

不管對于馬斯克本人,還是這筆交易背后的“金主”們來說,接下來的問題都是:推特能變得更“好”嗎?

而這個“好”,需要分兩個角度來看,一是推特作為一家公司的商業表現會不會更好,二是推特作為一個社交媒體產品會不會更“美好”。

馬斯克一直對推特的管理和產品走向沒有提出明確的計劃,但是他無疑是想改變推特的。

其中屢次被馬斯克強調的,就是“言論自由”。馬斯克將重新考慮推特對內容審核的做法,以及平臺的一些永久禁令,這將直接改變推特這個產品。他還曾談到自己希望淘汰機器賬號的愿望,過去幾個月和推特之間的爭論也主要是圍繞機器賬號展開的。

推特此前多年對平臺的內容進行著管理,不僅會給一些極端或錯誤信息打上警告標識或直接隱藏,還會對一些賬號進行封號處理。比如2020年推特對美國大選有關的消息施加了限制,“誤導性或有爭議性的信息”被嚴查。如果推特內容被打上“錯誤信息”的標簽,用戶得點擊“查看”才能看到內容。被平臺警告或者隱藏的內容也無法被轉推、喜歡或評論。

如果馬斯克真的向著“更自由”的愿景出發,接下來很快有可能發生的變化是,過去一些被推特封禁的賬號將“復活”。其中就包括美國前總統唐納德·特朗普(Donald Trump),如果特朗普決定在2024年再次競選白宮,這可能是一個巨大的優勢。此外還有馬斯克的朋友、音樂明星“侃爺”(Kanye West),他此前因為反猶言論被推特多次封號,還失去了和阿迪達斯“椰子鞋”系列的合作。

馬斯克覺得推特“管太多”,但是“管少點”真的可以讓推特作為一個產品更“美好”嗎

外界對于馬斯克放開推特言論環境的想法多有擔憂。一些“管少點”的平臺例如Parler、Gab、TruthSocial(特朗普的社交應用),用戶量都和主流平臺無法匹敵且充斥著仇恨言論、威脅和暴力內容,一些人在這些平臺分享在其他平臺被禁止的有害信息。

“顯然會有很多仇恨言論和敵意。這本身會把用戶趕走嗎?還是有足夠的臨界質量來維系平臺?”哈佛商學院教授商業戰略的安迪·吳(Andy Wu)向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臺NPR表達了擔憂。

要說最終的產品形態,馬斯克則看上了中國的微信,有興趣打造一個超級App(Everything App),用馬斯克的話說是“X”。而推特的角色,據馬斯克說,是“創建X的加速器”。

他認為推特的重要目標是讓人們“基本生活在上面”。

但這將是一個巨大的挑戰,在打造超級App上,推特已經完全沒有時間上的優勢,TikTok、WhatsApp、Facebook等一眾產品都在試圖朝這個方向進化。而且在支付領域,推特也沒有當年微信那樣的移動支付先發優勢,美國已經有Apple Pay、Google Pay、PayPal等。

而在商業模式上,馬斯克曾在5月給投資者的一份報告中稱,計劃未來將推特的廣告收入依賴降低一半左右,即從2020年的約90%降至45%。此外還要發展支付業務,計劃到2023年從支付業務中獲得1500萬美元的收入,到2028年增長到13億美元。而在公開場合,馬斯克則曾說自己不關心盈利。

可能是因為馬斯克過去幾個月碎片式的發言,讓人們形成了馬斯克的推特將變成“啥都能說”的社交app和不靠廣告的高冷公司之印象,而這種印象只會嚇跑用戶和廣告商,馬斯克在收購推特前夜做出了聲明。

北京時間10月27日晚間,馬斯克在推特發布《告推特廣告主書》,一共三張純文字圖片,這對于見天兒嬉笑怒罵的馬斯克來說相當正經,足見其嚴肅(或者說希望外界相信他很嚴肅)。

在聲明中,馬斯克做出了兩點否認:不是要讓推特變成“人人自由的地獄”以及廣告不是全然不重要,恰是外界關心的未來推特動向。

第一,馬斯克表示推特“顯然不能成為人人自由的地獄,不計后果地想說什么說什么”,而是“熱情的、歡迎所有人的”。

第二,馬斯克肯定了廣告的重要性,他表示低相關性廣告是垃圾廣告,但高相關性廣告實際上是內容,如果廣告做得正確,可以使人快樂,獲得娛樂體驗和信息。“從根本上說,推特渴望成為世界上最受尊敬的廣告平臺,強化你的品牌,發展你的企業。”

但和之前所有的“計劃”一樣,馬斯克此次所表述的推特愿景,依然缺少細節。

既要更“熱情”,又不能變成“地獄”,內容的管理和言論自由的平衡如何達成?如何讓“所有人”感到“受歡迎”的同時,又避免有害內容對平臺的侵蝕(畢竟“所有人”自然就包含相信甚至蓄意制造有害信息的人)?以什么樣的標準衡量廣告的“垃圾”與否?

這些都還沒有答案。

03

其實在《告推特廣告主書》之外,馬斯克也許還很需要一封給員工的聲明。

在人們熱心于談論推特這個產品和這家公司的未來時,7500名員工正處在巨大的不確定性之中。馬斯克接手,企業進入重組,代表著推特從企業文化、職場文化到員工的工作內容乃至工作崗位本身都可能發生變化。

就在近日,有報道稱推特內部正在傳播一封公開信,信的內容是對傳聞中馬斯克“裁員75%”的抗議,并將其稱為“一種明顯的恐嚇員工的行為”。

“裁員75%”的傳聞來自《華盛頓郵報》的報道,其后,推特公司已經進行了辟謠。在馬斯克拿著水槽去推特舊金山辦公室的時候,他也對員工說不會裁員75%。

但很難說這對于身處迷霧之中半年之久的員工來說,有多少安撫作用。半年里,光是馬斯克將進行大規模裁員的說法就已經多次傳出。

更何況此前馬斯克對員工的安撫聽起來像是有條件的:今年6月,馬斯克曾經以未來老板的姿態和推特全體員工開了一次會,在會上馬斯克稱“不用擔心裁員”:(劃重點)只要你足夠優秀,這些都不是問題。

員工的擔憂已經顯現在了明面上,近日美國網站Punks&Pinstripes統計顯示,在過去的90天里,已經有超過500名員工離開了推特,而這些人正成為谷歌、蘋果、亞馬遜以及Meta等科技巨頭爭搶的目標。

馬斯克說“足夠優秀就沒問題”,但問題是足夠優秀的人并不都想給馬斯克打工。

作為“網紅”,馬斯克平易近人幽默活潑,但是作為老板,他是冬日的寒風、夏天的一把火。他會直接深入業務一線,《硅谷鋼鐵俠》一書形容他“很高調,會擺著權威的架子四處巡查”。他會給手下下達挑戰巨大的死命令,比如要求特斯拉某銷售團隊第二天就將地區提車人數增加一倍以上(否則走人)。他還會迅速做出反應,以達到自己的目的,比如2020年5月,馬斯克詢問SpaceX的員工為什么不能一周7天、一天24小時造火箭,得知人手不夠后,他在48小時之內就招來252名員工,讓工廠的人力翻倍。

在解雇員工方面,馬斯克也很“果決”。一個耐人尋味的陳年舊事是,曾有位在馬斯克身邊效力12年的助理提出漲薪,馬斯克給她放了幾周的假,然后發現沒她也可以,就把她解雇了。

這與推特的職場文化完全不同。推特過去的職場文化比較放松,是一家強調“生活工作平衡”的公司,甚至形成了自己的“友好文化”。

在硅谷,推特是第一家允許員工永久遠程辦公的公司,現有四分之一的員工都長期遠程辦公。公司還設計了“焦點周”,在焦點周,員工可以周一休息,并且一周之中非必要不開會,以聚焦在手頭的項目上。

佛系的員工,遇到狼性的老板,實在不太可能奏出“快樂協奏曲”。更何況,這位老板還有可能對公司的業務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,這也將直接影響到員工的工作。

推特自2008年就有的安全團隊,現在已經壯大到數百位員工,他們直接負責推特的內容審核,在馬斯克“所有人都受歡迎”的愿景下,這部分員工的工作能否保???工作內容又會發生什么變化?

這些,也都還沒有答案。

當馬斯克拿著水槽笑哈哈地來到推特辦公室那天,并不是所有的員工臉上都有笑意,眼尖的網友從現場圖片里發現了一張又一張“心灰意冷”的臉。

馬斯克不僅是推特平臺上粉絲量前三的頭部網紅,還是這家公司的新老板,他的愿景很大,他的計劃很模糊,他能讓推特變成什么樣,只能走著瞧了。

在最新的那封《告推特廣告主書》中他說:“我知道就算盡最大的努力,失敗仍舊是可能的。”

參考資料

1.IT之家:《馬斯克會砍掉推特廣告收入嗎,全球最大廣告集團不這么看》

2.華爾街見聞:《六年內營收翻五倍 廣告依賴度減半:馬斯克為Twitter描繪“宏偉”藍圖》

3.第一財經:《馬斯克想把Twitter變成微信 但他可能很難成功》

4.每日經濟新聞:《130億美元融資即將到位,馬斯克稱周五前完成收購推特》

5.財聯社:《推特交易“血虧”!Wedbush:馬斯克本周恐出售100億美元特斯拉股票》

6.智通財經:《大摩為首的多家銀行或因推特收購案面臨5億美元虧損》

7.澎湃新聞:《收購在即!馬斯克抱洗手盆現身推特總部,還稱不會裁員75%》